头顶安全、监管“双剑” 嘀嗒冲击“共享出行第一股”

来源:IT时报

IT时报记者 孙妍

头顶安全、监管“双剑” 嘀嗒冲击“共享出行第一股”

100元抢单再“转单” 150元变“不合规”为“合规”

两起命案,一度葬送了滴滴顺风车业务,2018年8月27日,滴滴顺风车下线,经历漫长的整改后,直至2020年6月19日才全面回归。滴滴顺风车消失的一年多时间里,嘀嗒出行在滴滴出行跌倒的地方吃了个饱。2020年10月8日,嘀嗒出行正式向香港交易所公开递交招股书,拟在港交所挂牌上市,不出意外,嘀嗒出行将成为共享出行第一股。

然而,嘀嗒赴港IPO并不意味着逆风翻盘,而将带着“顺风车之问”接受资本市场的考验。

“转单”再次敲响生命警钟

回想起一年前,搭乘嘀嗒顺风车途中遭遇车祸,Luna(化名)仍心有余悸。

交警判定顺风车车主全责,车主随即带Luna去医院做了检查,所幸她只是轻微的软组织挫伤。之后,车主想要向保险公司申请理赔,这个过程需要Luna将身份证等个人资料交由车主。Luna担心隐私泄露,希望嘀嗒出行平台介入,但平台只回应,此事需要车主和乘客自行解决。前后一个月时间,车主不断联系Luna,甚至上升到人身威胁,平台还是不愿介入,最后不了了之。

“假设今天乘客受伤严重呢,是不是只有涉及生命危险,平台才会迫于无奈介入。如果嘀嗒这些平台不重视安全问题,‘滴滴事件’仍会重演。”没想到Luna一语成谶,今年7月16日,广州一乘客梁先生在乘坐哈啰顺风车途中遭遇车祸,不幸离世。其妻发现接单的顺风车司机私下将订单转给了另一位司机程某,而程某今年4月刚过实习期,事故车辆的交强险也正好过期。

哈啰对此回应,平台在接单前,已对注册车主进行人脸识别,但司机通过私下方式将订单转给其他人,哈啰顺风车已第一时间建立事件处置绿色通道和工作小组,专人响应用户家属,配合警方调查厘清事件。

在《IT时报》记者长达一年多的体验中发现, 顺风车平台最应该警惕的是“转单”(也称跳单)。

所谓转单,是指车主抢到单之后和乘客联系,要求取消平台订单,私下交易。一般车主愿意给出一定的优惠,乘客少出钱,车主可以再多接几单,而且原本给平台8.3%的抽佣,也可以省下来。“转单”最大的风险是安全,也有很多车主自己跑不过来将单转给其他车主,赚取中间费,脱离了平台监控的订单,一旦发生纠纷,风险不言而喻。

今年国内疫情控制后,林清(化名)往返沪浙两地重启顺风车,奇怪的私信时常出现,对方用暗语邀请他加入司机群。在好奇心驱使下,林清加入了几个司机群,摸清门道后才恍然大悟,这些微信群多是用来转单的。

有的司机专门用外挂软件抢单,然后将单子加10元、20元转给其他司机,“价格较高的长途单,比如三四百元的跨城单,加个100多元都有人抢,因为群里大多是专职跑顺风车的司机。”林清说,加入这些司机群是有门槛的,一周内接满3单以上才有资格进群,这是为了让更多“活跃”司机入群。

一位兜售“抢单神器”的商家给《IT时报》记者发来了三款外挂产品介绍,均支持嘀嗒哈啰双平台顺风车,3个月168元,1年268元,永久398元。“滴滴不能做,被发现后容易封号,iPhone不能下载,只能用安卓手机”,该商家自称做了两年,嘀嗒、哈啰等平台升级后,外挂也会同步更新,无须担心外挂被淘汰。

作为一家科技公司,对于这些外挂、常态化的“抢单后再取消”现象,嘀嗒没办法监管吗?

嘀嗒的确也在行动。从百度贴吧和新浪黑猫投诉来看,今年以来,关于嘀嗒出行被永久封号的申诉越来越密集,招股书上写着,已经对订单完成率进行监管,如发现连续跳单,将永久封禁账号。但嘀嗒同时也坦承,如无法有效管理跳单行为,业务、经营状况、财务状况将可能遇到重大不利影响。

显然,对于这个顺风车“顽疾”,嘀嗒需要做更多。

司机、车辆不合规?150元包过

拉群的群主不从转单中抽水,又如何赚钱?潜水几天后,群主来找林清谈话:“想在群里待下去,要看你的人品,帮我拉几个生意就行。”

这位手握多个珠三角、长三角司机群群主口中的“生意”,便是代办顺风车账号。“只要500元,驾龄不到一年,想跑顺风车或部分城市的网约车,都可以搞定。”至此,林清总算看清了司机群的套路,在“威逼利诱”之下选择退群。

《IT时报》记者发现,在淘宝等平台上,很多卖家堂而皇之地打出代办嘀嗒、哈啰等账号的广告,价格从150元至500元不等。

嘀嗒车主注册的条件是驾龄1年以上,驾驶证C2及以上,车龄不超过15年,非营运性质小型汽车,车辆需按期年检。

代办中介表示,只要安全背景筛查没有问题,没有违法犯罪记录,驾龄不满1年,车龄超过15年都可以顺利通过。在记者的追问之下,对方还表示:“平台里面有人,包过”。

在外挂商家和代办中介来看,滴滴在安全审核方面是最为严格的,这点从投入上可以看出,2019年,滴滴投入了20亿元安全成本。反观嘀嗒,尽管安全成本也在逐渐增加,但量级上相差甚远,2018年、2019年、2020年上半年分别支出100.5万元、949万元、484万元。

招股书显示,2019年,嘀嗒平台交易总额(GTV)为110亿元人民币。截至2020年6月30日,应用程序注册用户总数达1.8亿,顺风车搭乘次数达1.79亿。滴滴此前透露,(包括网约车)日均单量2400万,照此计算,全年87.6亿单。也就是说,以2019年计算,滴滴订单数量是嘀嗒的49倍,而安全成本是200倍左右。

市场、监管和平台的博弈

滴滴8年亏损超500亿,嘀嗒竟在2019年便扭亏为盈。

招股书显示,2018年嘀嗒出行调整后净亏损高达10.68亿元。2018年8月,滴滴顺风车下线,2019年,嘀嗒出行实现了盈利,调整后净利润1.72亿元,净利润高达30%。

嘀嗒的盈利主要归功于补贴的骤减和抽成的提升,“用户奖励”费用从2018年的9.398亿元降至2019年的1.054亿元,减少了88%。抽成则从2017年的3.7%提升到2020年的8.3%,目前顺风车抽成比例普遍在10%左右,通过提高抽成来提升盈利能力的路径已经触到天花板。

招股书中,嘀嗒引用了弗若斯特沙利文的报告,2019年,按顺风车搭乘次数计算,嘀嗒出行名列中国顺风车市场第一,所占市场份额为66.5%。

毫无疑问,顺风车是嘀嗒出行的现金牛,顺风车收益占平台总收益的87%以上。

然而,包裹在这些利好数据之下,顺风车是一门受政策波动影响极强的生意,如果没有其他长尾且稳妥的盈利模式,即便上市成功,嘀嗒也难免风雨飘摇。所以业内一直说,安全与合规是悬在嘀嗒头上的两把达摩克利斯之剑。

2020年9月2日,在贵阳高铁东站,龙先生的车被交通运输稽查大队扣下了,至今还未能取回,因为需要先缴纳3万元罚款。扣车的理由是非法营运,一是嘀嗒顺风车并没有在贵阳备案,二是贵阳市也不允许顺风车或网约车营运。

被扣车后,龙先生当即联系嘀嗒出行客服,当时对方表示会有专员协助解决。没想到的是,第二天他的嘀嗒账号居然被封了。“此前您被投诉引导乘客线下交易,如今账号查封,我们无法协助您处理非法营运一事。”嘀嗒客服回应。

龙先生向《IT时报》记者坦言,8月的确曾引导乘客私下交易,账号被封3天后,平台予以解封,他被扣车的那天,便是账号解封的第二天。

《IT时报》记者就扣车、交通事故、账号被封等投诉案例咨询嘀嗒出行,但截至发稿,嘀嗒出行仍无回应。

在新浪黑猫投诉平台上,数十位顺风车车主投诉平台不协助解决被交警扣车的问题,这意味着车主需要自掏上万元的罚款。这些事件发生在上海、四川、重庆、河南、河北等省市,也不只发生在嘀嗒出行车主身上,滴滴、哈啰等平台的车主也时有遭遇。

出租车,下一站?

基于不可控的政策风险,嘀嗒将出租车作为另一条腿,只不过这条腿还没有发育完全,目前还未实现盈利。招股书显示,嘀嗒在86个城市上线了出租车网约服务,2019年度完成出租车搭乘网约订单1.1亿笔。

除了嘀嗒App上的出租车业务外,嘀嗒还在西安试点智慧出租车服务,2019年推出的出租车智慧码,乘客上车后扫一扫这个智慧码,可以实时获取出租车信息和司机信息,看到车辆实时定位轨迹等。

出租车是下一个战场,短兵相接,还是下一块蛋糕,大家一起把它做大?目前看来,各个平台都在试图避免零和博弈,毕竟再掀起一场补贴大战,必然会有流血和死伤。

顺风车无疑是嘀嗒的现金牛,但安全、合规仍是顺风车未解之惑,着急奔赴资本市场,无异于拔苗助长。

原创文章,作者:Kbet365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g2g2g2.com/47html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